blog stats

Richie的时光机

Some Day Some Where

世界杯开赛这几天来呈现一个规律,几乎每支球队里处于上升状态/被寄予厚望的球星都发挥得不错,巴西的Neymar,墨西哥的dos santos,荷兰的Van Persie,智利的Sanchez,意大利的Balotelli,阿根廷的Messi,据说法国的Pogba表现也很抢眼,但他本次参赛锻炼意义重于实际作用,谈不上寄予厚望。亲眼见证的输球队伍中,唯有西班牙和日本的表现让人失望。西班牙仍旧以失败的巴萨为班底,巴萨近一个赛季打法不伦不类,西班牙输球不意外,只是输得太过于史诗,爽了荷兰人。赛前个人高估了日本,结果控球和配合完全没有想象中流畅,被Drogba上场后搅黄了胜果。

德国VS葡萄牙的比赛还剩下一个半小时,本来是一场看热闹的比赛,忽然就觉得葡萄牙会以3-1或3-2的比分取胜。理由有二个,C.Ronaldo的个人求胜欲望明显高过对手,国家队荣誉层面,C.R与Messi基本处于同一水平线,本次是C.R证明自己的好机会;德国队球星不少,但由于个人对Bayern的厌恶,以及德国球队在本届欧冠上的表现,参照前几场的规律,不看好本场德国赢球。

一直以来对C.Ronaldo无甚好感,但在球场上用军礼反击国际足联主席的行为实在是帅呆了,再加上其对Mourinho的不感冒也深得我心,在此对圣卡西表示下同情。

临时决定去买几块钱足彩。

2008年这部Macbook刚买不久,就遇上汶川地震,当时绝对没想到会有因为硬件太旧而不能升级新系统这一天;

2010年小白正式成为工作用机,超过99%的时间都运行着Windows 7,绝大多数时间相当胜任各项工作,除了玩WOW;

大约2011年,小白换了一块新电池;

2012年左右,小白经常出现因为过热而蓝屏或自动关机的症状,找第三方拆机除尘后,再次容光焕发,继续服役;

这几年间Apple的产品更新换代,iPad、Macbook Air诞生,Jobs去世…

2014年,也就是前几天,小白正式从工作用机的位置上退休。于是我删掉了4年的Windows系统,打算把OS X更新到最新版本,结果在App Store里下载Mavericks的时候失败,原来小白不属于“2008 年后期的铝金属机型或 2009 年前期或之后的机型”,于是10.6.8就成了它能支持的最后一个版本。比这更糟的情况是10.6.8已经不能满足很多APP对系统的最低要求,App Store几乎成为摆设。

老白离退役不远了。

拜歌华高清和BTV所赐,近一年左右重拾看球兴趣,看英超的场次最多。

现在看球有了进步,不再是简单的只想看明星球员,看强队对抗。所谓的国家德比,世纪大战只是媒体的噱头,在球员眼中,只是漫长赛季众多比赛中的一场,只不过观众更加在意直接对决的结果,场内外各种话题,正好说明了足球的魅力。

除了Lazio,我不是其他哪个队的球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执着于Lazio,大概是意甲还风光的时候,彼时云集了Crespo、Veron等人,而且我的FM生涯也始于Lazio的缘故。现在的Lazio早已远离第一集团,但看到还能给豪门输送球员,倒也欣慰。

在英超,最为关心Arsenal、Liverpool两支球队。

Arsenal早已沦为笑柄,不管温格曾经创造过不败夺冠的辉煌还是保持着每年必进前4的记录,我总认为缺少像弗格森一样总能把平凡阵容带出不平凡成绩的能力,何况Arsenal里有Ramsey,Chamberlain,Wilshere这种球员,竟然只勉强夺得一个足总杯聊以慰藉,只能评价为失败。在Arsenal惨败的那几场里,我晚开几分钟电视总会被比分吓到。近来看到Arsenal在锋线上的转会目标传闻,只能感叹温格不会花钱。现在看Arsenal,基本只关注Ramsey、Chamberlain,另外也会看为什么Wilshere会被捧得如此之高,球队的输赢已经不在关心的范围,就快要由爱生恨。

Liverpool的比赛我在以前看得最多,也是坚定支持者,那时候还是Riise、Hyppia、Alonso以及Gerrard时代,本赛季Sterling是英格兰的亮点,Gerrard也焕发第二春,但是打法过于张狂,虽然势如破竹,但总觉得放不下心,所以才被Chelsea扳倒。现在LIverpool的阵容很多不认识的面孔,看他们比赛,基本处于欣赏状态,比谁进球多而已,打法还有改进空间,但阵容不稳定,对后面的成绩持保留意见。

提到Chelsea,非常讨厌Mourinho,他在哪只球队就不喜欢哪只球队,讨厌他本人,不喜欢他的打法,但偶尔欣赏和认同他在某一场次的表现,比如扳倒Liverpool那场。其他摆大巴但失败的结果,我更开心。最开始听到他讽刺Wenger是失败专家时,先是愤怒,后来居然有些认同。Chelsea唯一支持的是Torres,不管表现如何糟糕,因为知道他最好的状态,看Chelsea基本就是期待Torres出场。

Mancity,对教练的印象是欧冠主场对FCB的时候居然摆出防守姿态,由此直接对其致以无限鄙视。看Mancity时,明显能感觉到Yaya的作用,教练的任务也就是决定把他提前进攻还是拖后防守和组织而已。对于这么一个重要的球员,Mancity居然不给Yaya过生日,实在过分。看Mancity,一般对希望看到对手赢,只要不是Mourinho就好。

ManUnited,前几年一直纳闷这么烂得阵容为什么能一直保持争冠实力,直到教练退休。这个赛季看ManUnited基本就是看笑话,下赛季阵容大换血,肯定是个入学的新生。

英超还值得一看的,就是Everton的教练以及Totteham的阵容,我一度觉得Everton的教练Martinez应该去FCB,因为这个赛季我已经成了倒FCB派,只因为那个阿根廷教练。至于 Real Mardrid,圣卡西如果联赛首发,也许本赛季会有双冠。马竞的冠军阵容即将被分解,下一个是真正考验Simone的赛季。

意甲已经失去吸引力,米兰只出现在新闻里。

德甲,因为拜仁对优秀球员的垄断,也令人无比厌烦。

小Cyndi说我只有寂寞的时候才更新Blog,此话说对了一半,我还得在喝些小酒之后才有动笔的冲动。

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看球,但第一次踢球的记忆很清晰——小学转学后的一节体活课,班主任老师扔出一个足球,一群小孩子在后面追着踢,有点类似花小馒追逗猫的那个小红点。一直到高中,踢球还主要想着怎么提高个人技术,如何踩单车,如何过人;大学时候会做些二人配合了,也仅限于二过一,任意球找个人什么的。去年又重回球场,虽然技术和身体都处于弱势,但思考得多了,再坐在电视前看球的时候,即使双方没强队,场上无球星,也能看得津津有味,开始想着如果自己在场上的话会如何处理,看来之前踢得太过随性。

最近一年才开窍的不止是踢球看球这件事,相比起足球,我在厨房的历史短到只能称作在厨房的日子。从高中晚上放学回家在老妈的指导下煮泡面开始,再下厨房已经是9年后在成都第一次独自过春节,主要内容是西红柿炒鸡蛋、煮饺子,后来还尝试过炝炒苦瓜等略带难度的菜式,目标也仅是把菜做出想象的味道即可,更多时候仅能把肚子填饱。

自从最近一次搬家之后,为了把厨房利用起来,以及最大限度的宅在室内,重又捡起了丢掉很久的锅铲。由于久疏战阵,忘掉了本来就没记牢的一些做法,忽然觉得可以做个记录,一来可供自己随时翻阅,二来也可以供搜索引擎提供给同样的初学者,让大家共勉。

即将推出的是炒饭系列,特此计划。

 

Google Reader is closed finally, there is no miracle. The webpage doesn’t show my RSS content any more, and I will never ever trust Google’s any services .

zooomr.com的首页贴出了如下文字,作为老用户,连备份通知都没收到。

On October 28th, 2005 Kristopher Tate launched a closed beta of Zooomr’s first version to his friends and family.


Today, 7 years later in 2012, Kristopher once again invites you to explore what we are titling A Whole New Zooomr, now in official closed beta.

Much like the recent digg.com re-release, this newly envisioned version has been built from the ground-up, allowing us to break free from many of the older concepts that kept the previous version of Zooomr too technically deep from every day users. This new version also focuses more on a community appeal versus the more traditional photo sharing appeal that was offered before. With many photosharing solutions on the market today, we would like to use our 7th anniversary to break new ground in exploring with what we have been most excited about since day one: our community.


© 2012

近一年没更新,有3篇草稿(或者称作标题)躺在后台,这是全新的一篇。

3篇草稿中的一篇本来是想回顾自己用过的互联网服务以及结识的朋友,而就在本周,事情又有更新——大学时耗费了很多时间在上面的网易社区正式关闭了,好在与很多朋友的联系早已不再依存于此,尤其在关闭通知正式发出后,很多人又继续加入另一个早已储备的聊天群。但是仍有很多人会就此失去联系,尽管之前已然杳无音讯。

十一年前我乍入学时在网络上踏入社区,经历了大约2年左右的鼎盛期,而后社区被blog强势冲击,人人都争取有一个“博客”(you may know why i quote the 博客),社区逐渐无人问津,再往后,社区就成为了悄无痕迹的存在,只是偶尔有人回去证明一下自己曾经来过。现如今(或者1年以前)blog被“微博”冲击,多数人沉醉于转发与评论,不再潜心阅读,开始又一个轮回。微博会被谁终结还不得而知,正如之前的各种无法预测。

明天是玛雅预言中的日子,如果成真,或许能够逃离的地球人在十年后会回忆曾经美好的家园、朋友,而那时已经再也无法重现昨日,甚至找不到一丝熟悉的痕迹,正如那个社区之于当前,比进化得面目全非的故乡还要让人怀念,可念之物,之文字与图像已消失于大众用户的视线。

十年可以让人有很多感慨,以上仅谈及眼下所关注之事。

以下关于这一年。

从后台草稿日期来看,自上次圣诞快乐的更新之后,这篇blog从1月底拖延到了现在,当时本来想记一下对澳网的看法。微博与blog的区别是,微博甚至可以在忙的时候发一条牢骚抱怨,而blog只能在各种条件均具备后才能够形成,时间、事件、心情、行动等等等等。这一年基本在忙碌中度过,忙自己的事情,忙工作,尽管还有11天才结束这一年,“所有的忙碌基本及格”已经可以作为总结。作为惊喜,许巍出了<此时此刻>,而这里的标签是Some Day Some Where,是否意味着存在结束不确定的可能,还有待努力,有待证明。

关于这一年肯定有所保留,不过应该有时机继续介绍。

争取继续喝完剩下的半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