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stats

Richie的时光机

Some Day Some Where

以前真是很难想象自己会对食物上心,不过现在我确实想总结一下值得让我惦记的锅里的,呃,吃的。

饭馆篇:

  • 孖耳朵:火锅店,我到成都后的第一顿火锅就在这里,后来从公司楼下搬走了,那个楼层又换了好几家火锅主题,不过都不如这家好吃。成都火锅品牌比较多,还有重庆胖妈烂火锅味道也不错,我感觉比有名的皇城老妈好吃。
  • “牛肉馆”(清真):抱歉这家饭馆我叫不出注册名称,在成都的第一顿晚饭就是在这里吃的。随后的三年里这里一直是吃工作餐的第一选择。特点是上菜很快,厨师手艺很好,味道自然不错。地点就在金鱼街上,真想不清楚对面那几家饭馆怎么也能有那么多顾客去吃,至少二十分钟等来的一道菜还难吃得要命…
  • 朱林世家冒菜:上一次写关于冒菜的blog引来很多人过来搜索配方,这次我也拿不出配方。不过强力推荐这家冒菜馆,平时人很多,最赞的是味道。吃过这家的冒菜后,基本就可以忽略其他打着冒菜旗号但不知道做些什么东西出来的饭馆了。而且这家是连锁,成都很多地方包括春熙路都有。吃的时候记得适当放点醋。
  • 象鼻子:吃得不多,但是印象比较深刻。和上面几家不同,这家饭馆的装修要好一些,而且貌似也是连锁店。

关于饭馆就这么多了,无非是我印象比较深或者是平时去得比较多的地方。在成都有个好处,就是不必专门去什么住精办就能吃到地道的川菜,上面这几家有火锅店、有家常菜、有其他地方没有的特色菜,算是我吃过的饭馆中比较有代表性的。附带说一句,在成都找饭馆要挑人多的,人越多越要等,前提是要能撑得住。

下面念叨几个值得回味的菜:

  • 拌折耳根:夏天的时候几乎顿顿吃这道菜,有的人吃不习惯,因为它还叫做鱼腥草,不过一旦习惯了就忘不掉了。我最喜欢牛肉馆的拌折耳根。
  • 炝炒各种青菜:到了成都才发现原来青菜可以这么嫩,而且很单纯的炝炒也可以这么有味道。我自己尝试过一次炝炒连白,居然也做出了61%的味道。这种菜的关键是原材料和川味调料,吃过一家饭馆的炝炒居然放蒜,很扫兴。各种青菜中,我最喜欢的是青油菜,遗憾东北没有,就算有也不可能有那么嫩。
  • 双椒牛柳:这道菜我在西南财大那边一家九口鼎牛肉馆(也可能是九只鼎)吃过的最好吃,当waters节食减肥只吃青菜时,我和顾总二人吃一盘不够还要double一下。
  • 青椒回锅肉:不是连白回锅肉、也不是其他回锅肉,是青椒回锅肉。而且要极力推荐一家在三环外古柏村古靖路去成彭高速方向一个高架桥下路边一个胡同的一个无卫生许可证的苍蝇馆的青椒回锅肉,是全成都(我吃过)最好吃的。不具体描述味道了,口水止不住。
  • 折耳根炒腊肉:这道菜好像不是每家饭馆都有,在财大对面光华新天地有一家原来叫做非米非面,现在叫做什么小厨的饭馆。用折耳根的根茎和腊肉一起炒的,是我最近才开始吃的,不过味道也不逊色前面的几道菜。
  • 韩包子+夫妻肺片:有一次在春熙路很饿,就钻进去点了这两个,很合适的搭配。包子和肺片都比较有名,列出来就是为了回味一下。
  • 毛氏红烧肉:去了一次长沙就忘不掉了,幸好是道菜而不是女人。在成都吃过一次红烧肉,但味道比长沙的差远了,要继续找。

成都美食如此之多,以我的品味也只能列出这些了,好在这些不用酝酿什么情绪,不用像在锦里或者宽窄巷子一样慕名而吃,在成都,这些美食也就是一顿午饭或者晚饭,要是换在其他地方,这口味享受这可真够奢侈的。

还有整一个月,到成都就满3年了。最近一直在想,如果再被问起“觉得成都怎么样”之类的问题要怎么回答。现在我已经找不到标准答案,(此处停顿10分钟)。成都是生活感很强的城市,出租车里广播里印象最深的一个节目是主持人不停接听电话,回答各种关于去哪里吃什么的问题。我在成都住过的两处地方,步行20分钟内的距离内都有一处购物中心,每到周末人满为患,不知道是碰巧选到了这种地段还是成都的多数社区都有这种布局。在成都遇到过各种出租车司机,有能和乘客侃一路的,有无线电聊不停的,有朝车窗外口水吐了一路的,还有喇叭按了一路的。其实最多的还是无视路边无数挥手的路人,一块抹布遮着“空车”两字急着交班的。成都公车事故后,不少车上多了一个“安全员”,不负责卖票,专负责吆喝。最离谱的是霸占着前门边上的座位会劝下面的乘客等下一辆,而且从未见过“安全员”的屁股离开过座位,这工作可以作为成都很“安逸”的一个移动广告。上周日成都的阳光让我有一种穿越回北方过秋天的感觉,那天看到新出炉的最具幸福感的城市排行榜,其实成都距离第一名真的只差了这个阳光。

关于成都怎么样的问题我没有更独到的答案了,我没有作为游客将成都吃喝游玩一遍,说不出有参考价值的旅游攻略,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客居者,理不出一个地道的生活指南,这点我要感谢工作让我有足够的说服力来证明是我没有时间而不是精神活跃但身体犯懒。其实电台里的方言问答节目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听力练习,那种简单的对话我能够应付,但涉及到逻辑关系需要动脑分析的时候,我的耳朵和大脑就开始出现抗拒方言的倾向,甚至干脆停止接收方言信息,因此有时我经常委婉但直接的要求对方发射普通话信号。为了不做“活动在公司周边2公里内范围”内的人,去年我搬到了现在这个住处,并且一口气为空荡的厨房配齐了装备,但是使用的频率越来越低,几个饭馆成了我固定的去处,尽管是相对固定的座位,不过我尽量每次都点不同的搭配。实际情况是我在尝试尽力适应成都,但每一次晴空万里都让人厌恶平时的阴霾,而且无论能够总结出生活工作在这里的多少优点,和亲朋的距离感都无法消除,有距离自然就找不到归属,安逸但找不到安定,这种感觉很不好。因此在09年我掰着指头数日子的次数比以往越来越多,现在年底到了,无论如何,我终于完成了这个总结。

当被问到是否就定居在成都的时候,我都不会做出直接的回答,虽然答案在我心里一直是明确的。这个总结做得相当提前,提前到我不知道是否合适写出来。但十分肯定的一点是,3年前选择来成都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如果再回到3年前做一次同样的决定,我还是会出现在这里,即使不会再计划呆3年,但是按照同样的工作轨迹,其结果也会是坚持到现在。面对2010,又感觉到了3年前的不确定,无他,只希望少一些遗憾。

地震之后不久我收到过一封慰问信,写信的小丫头不同意我贴出来。

不过最近她正计划去震区做老师,首先表示支持。

然后希望把目前的生活安排妥当,再做好充分准备。

过来之后注意安全,和各方保持联系。

最后慎重考虑,不要冲动。

这边冬天很冷。

一定要和各方保持联系,要对各方都负责任呦。

电信网通互访瓶颈现在已经不是问题,访问电信机房的服务器,现在居然比通过网通时的速度还要慢。

打0.2810000投诉,按照客服的指导,挤开天府热线和互联星空的网页,平均需要半分钟。FUCK, 一下子掉回拨号时代。

24小时内等到的答案,估计是建议升级到1米的带宽。到时候会花成都网通2倍的钱,忍受1/2的名义带宽。

太TM倒退了。

UPDATE: 上午接到技术人员电话,说在楼下调了一下。看今晚高峰期的表现了。

UPDATE2: 下载很慢,不超过30K/s。

来成都之前查过此地域的气候,当时就认识了一个新名词,叫雷暴。心想可能是气象术语,不就是打雷么。不过去年夏天第一次雷暴就把我震懵了,闪电很亮,雷声很响,南方的老天爷脾气够劲爆。一般的响动影响不到熟睡我,但是成都夏天的晚上,连续几声雷响我就得蒙着被子缩着。以前都是在电视电影中见过这么响和密集的雷声。

今晚是08年第一场雷雨,得找个厚被子去。

无论身处何地,校园总是让人最为熟悉并忍不住回忆的地方,偶尔也会产生一些想念。这周上下班路上的主题是学生,早上在孩子堆里坐公车,小学生的装扮和我上学时候并无多大变化,后面大书包,胸前红领巾。那天早上在车后门一个左臂带着“三道杠”的小女生被我盯了许久——小时候羡慕不已,甚至有些崇拜的学生干部在现在看来的感觉是如此稚嫩,她随着刹车左右摇摆,睡眼朦胧还伴随着小哈欠。下班的时候路过交大附中门口, 刚好也是放学时间,早恋和友情鱼贯而出。有种心情和场景无关,只要在带着阳光还有微风的下午,走在路上总能感受到中学时代放学后的心情。在附中门口,也许还能捡起当年放学路上碰到暗恋女生时的心跳。

成都不存在冰雪消融的春天,温度是唯一的信号。这个下午露出了太阳,交大镜湖边已经没有空的椅子了。绕着路闲转的时候迎面蹒跚走来一个老人,拎着一个纸箱,我回头看的时候她正把箱子放在地上休息,然后换个手继续。我掐灭烟头犹豫了一下,折返方向在二十多步之外赶上了她。箱子不重,聊天时知道了她是退休的科研老师,年轻时就从湖南来到这里支援学校,她说我的工资已经可以算上中级职称了,比她现在退休后多。然后说到了房价,聊到了刚来的时候分房子的情形,还有用专利费为儿子添置婚礼,言语间流露出得意和自豪,但还是伴随着关于分房的耿耿于怀。送到楼下就分别了,我继续绕着镜湖闲逛。

北邮早已成为周边老年人的指定活动场所,为数不多的空地上经常可以见到面对一台录音机,伴随音乐进行健身运动的中老年混合方阵。交大校园更大,但除师生之外是一些三口之家来这里共享天伦,还有在镜湖边钓鱼的老人或者手持相机的摄影青年。在篮球场边耗掉了几根烟,其中有半块场地有3组女生在进行轮流3VS3,身体不高也不强壮,但准确率惊人。北邮里有女足,可没见过类似的运动水平。就这样晒着时有时无的阳光闲逛,跟随着还没走远的大学生活的影子。

昨晚看许知远的书,里面有一篇写他的北大生活,篇幅比其他文章都长。除了回忆的片段,还有关于北大精神消失的感慨,夹杂着一些抱怨,可能当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那只是社会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之一。也许这是通病,以前读书时也常听到校园里的人们一年不如一年的感叹。但是在周末,校园里的无忧无虑一如既往。

在篮球场边的书摊,花15元买了一本《国富论》。从西门出来的路上,远远地又看见了那位退休的老师,我笑着和她打招呼,她手里也拿本书说刚复印错一页,又回去了一趟,然后再一次道谢。走出几步之后,回头问我姓名。我已经习惯别人说这个名字好记了。

走出校门,又回到成人社会。

这次一共呆了7天,也晒了七天的太阳。在那边最常说的一个字就是“爽”,十二月份还能享受到类似北方秋天的感觉,直到回来前还对那里的天气恋恋不舍。尽管没去成邛海,一想起甚至刺眼的太阳也就构不成什么遗憾了。何况下次还有机会,但不知道下次是不是还有这么好的天气。成都依旧是另一个极端,从早到晚一直都是灰白,天上一团团shit。

1/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