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stats

Richie的时光机

Some Day Some Where

距离2016结束已经不足10天,忽然发现今年连一篇BLOG都还没写,实在是时光机建立以来最疏于更新的一年。

然而今年的剧情却是跌宕起伏,有得有失。得到的已然付出了代价,失去的只能在记忆中无限缅怀。

最疼我的姥姥在今年走了,以90多岁高龄和她最后几年的生活状态来看,虽然对她和家里人是一种解脱,但失去至亲的悲恸总让我觉得从前本能做得更好。只在梦里见到过姥姥一次,她说过得很好,貌似刚刚旅行回来。醒来只有无语凝噎。

15~16年应该是职业生涯中迄今最难忘的一段冒险,经历了团队从建立到解散的全部过程,以最美好的目标开始,以不能更糟的结局收尾。但这也是收获最多的一段经历,尽力而为但结局不遂人愿的剧情并不是那么容易碰到。有些经历,早比晚好,有比无好。

看起来2016是个糟糕的一年,但是在2016想明白很多事情,相比较而言,算是觉醒的一年。本来2016是非常值得总结的,但这一篇纯粹是为了避免在年份上留下空白,而匆忙准备,略显简短。

更多故事,请带酒来。

近一年没更新,有3篇草稿(或者称作标题)躺在后台,这是全新的一篇。

3篇草稿中的一篇本来是想回顾自己用过的互联网服务以及结识的朋友,而就在本周,事情又有更新——大学时耗费了很多时间在上面的网易社区正式关闭了,好在与很多朋友的联系早已不再依存于此,尤其在关闭通知正式发出后,很多人又继续加入另一个早已储备的聊天群。但是仍有很多人会就此失去联系,尽管之前已然杳无音讯。

十一年前我乍入学时在网络上踏入社区,经历了大约2年左右的鼎盛期,而后社区被blog强势冲击,人人都争取有一个“博客”(you may know why i quote the 博客),社区逐渐无人问津,再往后,社区就成为了悄无痕迹的存在,只是偶尔有人回去证明一下自己曾经来过。现如今(或者1年以前)blog被“微博”冲击,多数人沉醉于转发与评论,不再潜心阅读,开始又一个轮回。微博会被谁终结还不得而知,正如之前的各种无法预测。

明天是玛雅预言中的日子,如果成真,或许能够逃离的地球人在十年后会回忆曾经美好的家园、朋友,而那时已经再也无法重现昨日,甚至找不到一丝熟悉的痕迹,正如那个社区之于当前,比进化得面目全非的故乡还要让人怀念,可念之物,之文字与图像已消失于大众用户的视线。

十年可以让人有很多感慨,以上仅谈及眼下所关注之事。

以下关于这一年。

从后台草稿日期来看,自上次圣诞快乐的更新之后,这篇blog从1月底拖延到了现在,当时本来想记一下对澳网的看法。微博与blog的区别是,微博甚至可以在忙的时候发一条牢骚抱怨,而blog只能在各种条件均具备后才能够形成,时间、事件、心情、行动等等等等。这一年基本在忙碌中度过,忙自己的事情,忙工作,尽管还有11天才结束这一年,“所有的忙碌基本及格”已经可以作为总结。作为惊喜,许巍出了<此时此刻>,而这里的标签是Some Day Some Where,是否意味着存在结束不确定的可能,还有待努力,有待证明。

关于这一年肯定有所保留,不过应该有时机继续介绍。

争取继续喝完剩下的半瓶酒。

 

To Everyone~

年月日//Journal

尾巴

五月还剩下半小时,这个月虽然blog空着,但是有不少事情,比如山东之行,还有从月初开始参加的两场婚礼/婚宴,以及又见到新朋友等。如果真记下来的话,unlucky的tag也要长大几号,先是黑莓差点刷成砖,然后在火车上看一眼风景就把D90差点摔残。

看,微博玩多了就变成这样了,能衍生出N多感慨和技术折腾日记的一个月就被这100多个字精简了,这也未必是件坏事,有一些情绪要杜绝任何形式的反复出现。所以要在6.1即将到来之际正式接受关于年龄方面的现状,还是一个不会改善的现状,也许不再在意这方面的问题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接受了。

鉴于07年11月那次实践,计划还是写下来比较有督促作用,所以下面这几条是中短期计划,我觉得不难做到但有些贵在坚持:

  • 坚持GTD方法
  • 花点时间在D90上,不要用成卡片机
  • 计划好世界杯
  • 逐渐减少对wordpress的折腾

6月甚至7月还是免不了有其他预计的变动,赶在5月的尾巴留下这篇,希望能尽快真正的稳定一下。

这周一直处在关于营生的胡思乱想状态,睡醒之后的情绪也一直不稳定,不是忽高忽低的变化,是很低和极低的持续转换。在大部分时间内,很多消极的想法占据了上风,我只能硬着头皮顶着,或者找外部声音来帮我消化,每天在镜子里看到的就是一个祥林嫂。

下午去找三年前一起住过的室友,然后返回北邮吃晚饭。这次学校里基本上已经没有认识的人了,从科技大厦那一侧进来的时候发现营业时间最长的教工食堂和早餐最好吃的鑫禧餐厅也被拆掉,旧址上正建一栋新楼。走在路上看到这些情景的时候都不好意思再说以前是什么样子了,现在要保证一切都要向前看。

晚上打升级到12点,算是回京后第一次心无旁骛的娱乐。再加上回住处打开电脑后看到的几条Hill的回复,心情正常多了。以前劝导别人的一些话,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真是不容易。

回顾三月份,搬了一次家,跟侯鸟一样又跑回北方。回来这些天完成了几个一直想做的事情:一是陪爸妈住一段时间,最开始我对于这段时间会有多长心里没谱,不过二周之后我开始呆不住了,闲得发慌,除了教老妈打打字,发发短信之外也没其他有价值的事情。再是去姥姥家陪她住了几天,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90多岁的老人问起话来让我无法招架,撒谎到最后还是得承认尚无对象,然后再应下种种许诺。之后是去给爷爷奶奶上坟,尽管挑了两个晴天待雪融化之后才去,还是不免在雪地里跋涉一番。上次回去的时候,爷爷还在那间屋子里笑着,回家后想想十分伤感。

做完这些之后我就知道不能再赖着了。因为回来之后的其余时间里我把冰箱吃空了两轮,只剩下豆瓣上的日日更新。手机上对我不离不弃的是保险公司和健身教练的来电,我只能装出遗憾的语气说对不起我已经没在那里了。回来的最初的几天我还在潜心钻研D90,不过在正式用的时候,存储卡被忘在了读卡器中,这可能比忘记拿掉镜头盖的错误还要让人不好意思。

今天一下子就到了四月一日,四月份又要出发,有一系列的事情等在前方,眼下最重要的是今晚能完整的看完巴萨这场欧冠,因为这个月还睡过了几个下半场,以后可不能这么放肆的熬夜了。

离川

八号那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和房东处理完了各种交接工作,为了避免下班高峰引发的出租车紧缺和拥堵,我决定17点之前就出发去机场,并在那里解决晚饭,尽管航班时间是21点,──几乎就是当年抵达成都的那个航班时刻。
到机场之后有一个出乎意料和一个意料之中:出乎意料的是在去KFC的路上居然看到了廖记,而那里的肺片锅盔实在非常赞,一个窗口交钱,另一侧窗口取货,然后就站在旁边大嚼特嚼,后来我意犹未尽的又买了一个。意料之中就是又遇到了晚点,到北京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1点。

One Day in Beijing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出门后先在5号线的自动售票机前上了一课(关于这个机器设定的脑残之处有心情的时候可能会唠叨一下),然后在SOHO现代城外向阳一侧晒着太阳走了两个来回,最后终于在背阴一侧找到了那个店牌。接着是我有些敬畏的购买经过(实际上现在我经常每天都看一下这机器是否有降价),然后原路线返回。

午饭在吉野家解决,晚饭则是在阿河边涮肉一直吃到大约8点多,小沈和小王同学都很久没见了,都还那么年轻。

回宾馆后,我定了第二天4点50的叫醒。

长春

早上我醒来之后先是等叫醒电话,然后开始洗漱出发。门口就遇到一个躺在驾驶座上趴活的司机,很顺利的到达机场(幸好提前查了国航的登机口在T3)。这次基本没有晚点,到长春后,陆续开始处理事先在电话里获知的事情。

长春的天气不错,雪已经开化了,不过午饭不好吃,加上份量太足,导致了意料之中的浪费。晚饭跑皇城老妈吃火锅,除了名字一样,其余的都和琴台路上的那一家差了一点点,但已经知足。事先没有预计在长春的停留时间,呆了两天之后,第三天又是一个4点50,顶着雨夹雪,坐了三个多小时火车,回到了家中。

Home Sweet Home

这几天醒来无所事事,感觉比在成都时还要糟,老妈让我过了二月二再走,我想的是再多呆几天,给她过完生日再做自己的事情。趁这几天有空,我可以看看D90说明书,躲屋子里欣赏下屋外的鹅毛大雪,顺道再熬个小夜把这些天记录一下。

我原本的计划是每天一记,但心情飘忽不定。在刚好出川一周的时候,趁机记一下流水,免得以后回忆不起来。

btw: the category “WhenInChengdu” may close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