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stats

Richie的时光机

Some Day Some Where

距离2016结束已经不足10天,忽然发现今年连一篇BLOG都还没写,实在是时光机建立以来最疏于更新的一年。

然而今年的剧情却是跌宕起伏,有得有失。得到的已然付出了代价,失去的只能在记忆中无限缅怀。

最疼我的姥姥在今年走了,以90多岁高龄和她最后几年的生活状态来看,虽然对她和家里人是一种解脱,但失去至亲的悲恸总让我觉得从前本能做得更好。只在梦里见到过姥姥一次,她说过得很好,貌似刚刚旅行回来。醒来只有无语凝噎。

15~16年应该是职业生涯中迄今最难忘的一段冒险,经历了团队从建立到解散的全部过程,以最美好的目标开始,以不能更糟的结局收尾。但这也是收获最多的一段经历,尽力而为但结局不遂人愿的剧情并不是那么容易碰到。有些经历,早比晚好,有比无好。

看起来2016是个糟糕的一年,但是在2016想明白很多事情,相比较而言,算是觉醒的一年。本来2016是非常值得总结的,但这一篇纯粹是为了避免在年份上留下空白,而匆忙准备,略显简短。

更多故事,请带酒来。

今早跟Jie同学去了趟华贸的Apple Store试戴Apple Watch,准确的说是他原本拉着我过去帮他在Periscope上做直播,但由于时间以及保安问题,他只在店外给关注者介绍了周边的奢侈品店情况。华贸店的人不多,我在现场预约后直接就可以去试戴了,本文不是评测,单纯的谈谈感受:

  1. 通过店员介绍,好像除了原生功能,第三方应用都是通过调取手机上的APP实现,我简单理解为只是AirPlay到 Apple Watch上而已;
  2. 手表的屏幕精细程度超过了预期,试戴了38的,刚好配我细细的手腕,但操作起来略显空间局促;
  3. 功能上实在没什么可以吸引我的,不过以后肯定能出现让人眼前一亮的使用场景;
  4. 唯一让我心动的是…时间表盘可以更换样式;

虽然智能手表在之前有MOTO 360,但是个人认为还是要靠本次的Apple Watch才能真正能使智能手表进入主流视野。已经可以预见会有更多厂商推出基于Android的Watch和匹配Apple Watch的第三方表带。

记得当店员拉开抽屉让我选择一款试戴时,我犹豫一下选择了应该是最贵的金属表带,确实要比其它款更亮眼!但最后我发现自己的需求只是一款具备更换表盘样式功能、屏幕精细、待机时间超长的电子表而已。

感谢中网,这个十一有了一次出远门的机会。

从早十点多出门到晚十点左右回来,整整12个小时。先是去水鸟取票,然后奔向国家网球中心。刚进8号地铁时直接被吓到,各种N口之家集体出动,要不是他们提前下车,我差点以为都是去看中网的。

从地铁出来到网球中心的大巴上,对观众的聒噪就已经有了深切体会,当天中午莲花球场第一场郑洁的比赛,这种聒噪发挥到淋漓尽致。如果让我投票给观赛观众设定规矩,第一条肯定是No kids/babies,其次是禁止春晚式叫好。那场比赛我先后(不止一次)见识了婴儿的哭声以及儿童的鹦鹉学舌式加油,以及肆无忌惮的叫好,顺带提一句,喊了一声out而影响了比赛的那位大哥就坐在我的右边。

抱怨完毕,记录一下激动的心情吧。

买票的过程一波三折。2号晚上看到第二天有伊万的比赛时,马上到官网订票,可是已经没有合适的票可买,于是去水鸟票务网站上碰运气——第二天去拿票时,发现居然是第一排座位!总代出手,果然不同凡响。于是我仅用200元就在现场见证郑洁的逆转,并成功见到伊万本人,就在她休息座位的正后方。

伊万的比赛安排晚上7点半,下午仅吃了两块三明治,比赛开始前靠一杯热奶茶才勉强提供点热量。当伊万出场时,现场的宅男们欢声雷动,“Ana”的喊声不绝于耳,并伴有“I love you”之类的字眼,她本人也十分活泼,频频和观众打招呼。比赛进行得很快,横扫对手,然后在镜头前签名,致意,离场。

刚刚在电视上看完伊万第三轮的比赛,如果状态延续,进入决赛不是问题,争取克服路途遥远的障碍,再去现场看一看。

 

没坐过八通线的人估计不知道管庄,坐过八通线的人估计也会在车厢里挤得不知道哪儿是哪儿。最开始决定要住这边的时候心里有点忐忑,地图上找一找都跑五环外了,刚搬过来的时候我还特别留意了一下手机有没有收到“河北移动欢迎你”的字样。

在管庄,黑车比出租车多,路边烧烤比饭馆多,交通灯地没有,过马路基本靠人海战术。当时最终下定决心选管庄是对地铁站数做过一个定量计算,从路程上来算,不算很远,但是没做定性分析,因此有机会亲身体验了早上挤成照片等经历,以后和通利福尼亚州的人们应该能更有共同语言。

几天之后我对这边又有了新的体验,早上从各种煎饼果子摊中间穿过,再趁车流中断的间隙横过马路,赶到每天都类似春运的车站去坐地铁,然后从城中的某个车站出来,买份早餐去上班。下班后在天还亮的时候钻进地铁站,再出来已然月亮在上,繁星点点但是看不见了。这时候需要穿过各种路边大排档,伴随着“纤夫的爱”或者某种华尔兹曲风,买根“北冰洋”回家。如果是10点之后回来,我会在出地铁后选一个看起来不会那么拼命踩油门的女司机骑着她心爱的三轮车载我到门口,省去那10分钟的步行。

还有一个问题在我做决定的时候尚没有发现,管庄上空有非常高的频率会飞过各种大飞机,也就是说和我在成都时候一样,住在了航线下,幸运的是,这边飞机的轰鸣声比较不会让人有飞机即将着陆的感觉,而且这里的天空能见度要比成都高很多,有时候飞机也是一道风景。所以在还住在这边得时候我可以对心仪的女孩子说,走,跟我去管庄看飞机。